《悟空传》电影要上档,这 IP 改编影视已经走到哪里了?

文/Pony

《悟空传》电影要上档,这 IP 改编影视已经走到哪里了?

中国经典神怪小说、明朝四大名着之一,由吴承恩撰写的《西游记》,至今仍成为许多文本的改编的题材。这股强大的《西游记》IP 从 20 世纪初延伸至 21 世纪,已经在影视产业中形成一个巨大宇宙。不论是单以古装进行改编,抑或汲取当中情节融合进时装,《西游记》证明就算经过 5000 多年(明朝 16 世纪中叶),唐三藏与孙悟空等人的精彩历险依旧佔其崇高地位,且历久不衰。

反望过往,世界各地都不乏以《西游记》进行戏剧上的变化。最早的《西游记》电影,可回溯至中国于 1927 年但杜宇执导的《盘丝洞》,此片係由上海影戏公司出品的黑白无声电影,但极其露骨的手法在该时却十分新颖,里头有穿着香豔的蜘蛛精,亦有身在美女群沉迷女色的唐僧。电影掺和进幽默滑稽的表演,配合夸张的肢体语言,让《盘丝洞》摆至今时仍不退流行。可惜,该片因涉及怪力乱神思想,在 1930 年代下的封建制度被禁,其也在抗战后失轶已久,直至 2012 年在挪威发现唯一现存拷贝,随后 2014 年才于北京电影资料馆重现它的全貌。

在以场景造型为重的真人电影后,属于中国《西游记》的动画世界也慢慢酝酿开展。当 1938 年迪士尼出品的《白雪公主》于上海热映,受到刺激的万氏兄弟决心製作一部足以匹敌的动画作品,于是在 1941 年诞生出电影《铁扇公主》,其也是第一部中国有声动画长片。但正值抗战的艰难,影片靠 100 多人费时一年半才得已完成此片,片长 72 分钟,也是当时亚洲最长的动画电影。现代日本动画创立者之一的手冢治虫,便是看完该片后选择弃医从画。

本以为《铁扇公主》的成功能接续开拍下部作品,但因抗战爆发、资金撤资短缺,万氏兄弟之一的万赖鸣先生也被迫逃亡至香港, 在1961 年才与唐澄联手打造出另一动画电影《大闹天宫》。该片分为上(50 分钟,1961年)、下(70 分钟,1964年) 2 集,以孙悟空大闹天宫为出发,在画风上汲取中国传统艺术养分,使 2D 动画的色彩变得斑斓丰富,美国权威杂誌《Variety》更评价此片为最好的华语动画作品。因《大闹天宫》的大盛,中国也在之后推出系列作品,如 1985 年《金猴降妖》、1999 年《西游记》,直到 2015 年换上 3D 动画新皮,田晓鹏执导的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(目前正筹拍续集《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》),因时代而转变的画风技术,皆能从此些中国《西游记》动画电影中显见端倪。

另一方面,《西游记》的真人电影并无因此沉寂,香港邵氏製片厂也接续以《西游记》为题进行拍摄,结合当时兴盛的黄梅调音乐,陆续推出由何梦华执导的「西游记四部曲」,包含1966 年《西游记》、1966 年《铁扇公主》、 1967年《盘丝洞》和 1968 年《女儿国》 。邵氏以片厂空间搭建出时代感,内景寺庙、外景竹林的呈现,也找来当年一班邵氏黄金演员出演。至此,能从《西游记》里找到岳华饰演的孙悟空,如何与着名导演、摄影师何藩饰演的唐僧,进行往来的对话与交手,甚至在《铁扇公主》中还可见得郑佩佩(《大醉侠》金燕子)饰演白骨精的倩影。此外,以武侠片为名的香港导演张彻,也曾拍摄过《红孩儿》(1975)、《西行平妖》(1991)等西游记题材,《红孩儿》虽也为邵氏出品,不过与何梦华的「西游记四部曲」并无太大关联。

来到 70-80 年代,《西游记》这股风潮也渐渐吹往台湾,不过非同以往较为「严谨」的电影形式,台湾电影反拿取《西游记》包装成「特摄片」,也引发当年影坛的热潮。如由傅清华和中条伸太郎联手拍摄的《新孙悟空 72 变》(1976),或陈俊良执导的《新西游记》(1982)、《孙悟空大战飞人国》(1983),电影中有大量以特效形式的夸张手法,也有不合逻辑的剧情,然而看似粗糙滥製,但带有喜感的剧情,至今仍是为人津津乐道之作品。

不仅于电影上的成就,电视连续剧都开始以《西游记》故事为出发,其中 1986 年由中国影视导演杨洁执导的《西游记》(25 集)便是影剧史上的重要成就(2000 年续集 16 集),六小龄童将孙悟空一角出演得唯妙唯肖,主题曲《敢问路在何方》也深入人心。但由于当时资金困窘,现场只有一台摄影机,拍摄效率极其低落,而在多数以环境险恶的实景拍摄下,也让剧组和演员们都差点因此丧命。

不过,《西游记》的大获成功,也造就该剧不断地重複播送,时至今日,《西游记》已重播超过 3000 次。1987 年台湾,猪哥亮出演过本土历史爆笑连续剧《盘丝洞》,而香港 TVB 也在 1996 年拍摄《西游记》。这一版由张卫健主演的孙悟空,带来无限笑料与滑稽幽默,虽 TVB 于 1998 年开拍第 2 版,由陈浩民饰演孙悟空的《西游记 2》。但因张卫健人气大旺,港台更在 2002 年再度拍摄《齐天大圣孙悟空》一剧,让《西游记》的神话魅力再度攀上高峰。

但要论起《西游记》电影的经典高峰,仍还是以刘镇伟与周星驰的「大话西游」系列为首。所谓经典是需要时间洗鍊方可成就,在 1994 、1995 年由刘镇伟编导(技安为其编剧时笔名)的《齐天大圣东游记》、《齐天大圣西游记》在该时便成为众矢之的,不仅上映收获惨澹票房,许多人更批评电影是一部滥製之作。但随着时间的考验,回望周星驰的肢体搞笑神情,重温《东成西就》式的台词口白,搭配动作指导程小东的武术调配,电影中使用的镜头调度、剪接趣味地巧妙衔接,在该时看来无疑是部超越「时空」的作品。当「月光宝盒」成为穿越时空的媒介,当孙悟空转世须放弃美人的感情慾望,刘镇伟笔下的孙悟空在周星驰演绎中,也变得更亲民更具有人味。


有了前作的开发,香港演员于片中的形象也深得人心,如朱茵的紫霞仙子、蔡少芬的铁扇公主、莫文蔚的白晶晶(白骨精)、蓝洁瑛的春三十娘(蜘蛛精)、罗家英的唐三藏,或是永远好拍档周星驰的孙悟空(至尊宝)与吴孟达的猪八戒(二当家),连卢冠廷演唱的主题曲〈一生所爱〉,都成为后世得以流传的经典。因《大话西游》的非议讨论,刘镇伟接续拍摄《情癫大圣》与《越光宝盒》,前者虽本来被命名为「大话西游系列的终极作品」,但因影片完成度不佳,製片方也拔去大话西游的附加。后者则改编《齐天大圣东游记》(原名:《西游记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宝盒 》),恶搞《铁达尼号》、《赤壁》、《功夫》、《长江7号》等电影 ,也找来过往于「大话西游」的演员出演,但情节诸多不顺、笑点铺排得七零八落,并没有成功複製当年的鼎盛。而后,适逢「大话西游」上映20 周年,刘镇伟才于 2016 年正式以新作《大话西游 3》作为「大话西游」系列的三部曲。可惜本片可是说经典失手,剧情、演员、特效、场面皆以尴尬作收,也获得由中国《青年电影手册》主办的「金扫帚奖」,拿下「最令人失望导演」一奖。

随着电影技术的革新进步,过往以实景真人为轴的《西游记》电影,已转变被 CG 技术所取代,电影产业宁可使用更炫丽夺目的动画特效,来打造西游记带给观众的神话色彩。至此,由香港导演郑保瑞打造的「西游记」系列,从2014 年《西游记之大闹天宫》、2016 年《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》,到于台湾取景 2018 年即将上映的《西游记之女儿国》、预计 2020 年上映的续集《西游记之三借芭蕉扇》则成为了指标。但这样的「浮夸」被不少评论认为只剩空有外表的浮华盛宴,当电影只被特效填充,最血肉的故事内核早已不再掳获人心。

不过以故事为重,却不失奇幻神怪的电影,仍有周星驰为首把持,如 2013 年的《西游:降魔篇》便带给观众无限惊奇,有深在山谷掉髮的孙悟空(黄渤饰)、在山头上遥望明月歌唱的段小姐(舒淇饰),他们与唐僧(文章饰)发生的奇闻趣事,都在星爷的创意下结合虚构,展开一次次的惊奇历险。而在 2017 年令人引颈期盼的续篇《西游:伏妖篇》,则在徐克的操弄下,带有似于提姆‧波顿的奇幻视觉,也与周星驰一起童心大开,将过往古典小说包装得更为暴力露骨,延续前作的重口味黑暗故事,但彆脚的剧本台词与薄弱的角色塑造,仍为电影扣了不少分数。

2017 年,曾执导过《野‧良犬》、《青苔》、《打擂台》等片,亦曾为《西游:降魔篇》执行导演的香港导演郭子健,则再次延续这股西游宇宙的 IP 狂热,打造又一视觉体验的《悟空传》。不过,电影并非改写自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,反而改编中国作家今何在的同名小说(今何在亦曾出版过《天下无双》、《西游降魔篇》的电影小说),找来彭于晏饰演孙悟空、余文乐饰演二郎神,不再以西游记取经游记为主轴,而是回归悟空本身。当悟空还未成为齐天大圣之时,回述童年往事,通往一条荆棘满布的成长修练旅程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